史大爷的女儿史二姐说,父亲住院后,她给弟弟打了电话,弟弟来看了下。治病需要花钱,与弟弟商量出钱的事,弟弟的态度是没有钱,老人自己有钱,先花老人自己的钱。史二姐只好自己垫付了医药费。等父亲从昏迷中醒来,告诉她存折所在和取款密码,让史二姐去银行取钱结了住院费。

另外一次不良资产转让发生在2016年12月,兰州银行分别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签订《债权收购协议》(编号:信甘 A-2016-007),向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转让21户信贷资产,本息合计49,135.00万元,转让价格为41,037.21万元;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兰州办事处签订《不良资产转让合同》(编号:C0AMC 甘-2016-A-01-001 号);向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转让26户信贷资产,本息合50,364.89万元,转让价格为47,342.60 万元。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签订《债权收购协议》(编号:中长资(宁)合字[2016]0037 号),向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转让54户信贷资产,本息合计139,010.05万元,转让价格为118,427.42万元。